500余件医疗文物,拉开中国医学人文历史大展!

栏目: 社会万象 编辑:红黄色网 时间:2018-09-04 20:07

自19世纪以来,中国的医学格局发生了巨大变革,作为与社会民生息息相干的领域,医学是了解近代中国科技史、思惟史、文化史的标本。深切了解近当代中国医学,有利于建立我们的医学文化自信。

500余件医疗文物,拉开中国医学人文历史大展!

  近日,“岁月流金,生命回响——近代中国医学人文历史大展”在上海龙美术馆开幕,为全面梳理、完善展现上海作为近当代中国当代医学发源地的历史脉络,此次展览精选500余件近代中国医学的文物级实物史料,分为11个版块,通过全景化叙事,全方位展示了近代中国医学人文历史各个领域的景不都雅和风貌。

  近代西医东渐延续于明季

  绵延数千年的中国传统医学,曾经是中国的主导医学,直到明末清初西医东渐,中国人从初步接触西医,逐渐发展为接受西医,学习西医。

500余件医疗文物,拉开中国医学人文历史大展!

  明朝末年,西方国家的传教士在中国传教过程中起头把西方近当代医学带人中国。西方近当代医学传入中国的同时,也与中国传统医学出现了碰撞。鸦片战争后特别是洋务运动鼓起后,西医学大规模进入中国。以1850年英国传教士大夫合信出版的用中文写成的《全体新论》为开端,陆续地出版了一批中文西医著作,在社会上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现实上,在西方近当代医学传人中国以前,中国传统医学早已与外界医学有过接触。1817年,为英国东印度公司外科大夫皮尔逊担任助手的邱熺写成《引痘略》,就是我国最早介绍西洋接种牛痘法的一部著作。

  1880年,在李鸿章的积极倡导下,创办了近代中国第一所规模完备的私立西医病院——北洋医私塾。病院成为西医进入中国的一个重要途径,通过病院,中国人了解了西医是若何治病救人的。由诊所到病院,从沿海向内地,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西医学逐渐在中国传播开来。

  林巧稚的私人诊所

  民国以后,开病院、诊所者日益增多。

  据此次展览策展人,也是上海中山病院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杨震介绍,1922年,北洋政府内务部发表的《办理医师暂行规则》,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卫生部发表施行的《医师暂行条例》,以及1940年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发表实施的《医师暂行条例》,标识表记标帜着民国执业医师许可证的初步形成。“至少在立法角度上,这些法令的颁行,已经剖明民国期间在执业医师许可制度上的建立和健全。”

500余件医疗文物,拉开中国医学人文历史大展!

  据杨震介绍,太平洋战争发作后,林巧稚所在的协和病院被迫关门,为了继续行医,林巧稚就开办了私人诊所。这个林巧稚诊所的信封上,还标明了诊所的地址——在东堂子胡同10号的一个四合院内。据了解,在这个小小的诊所里,存留了一些患者的病历,一共有8887名。

  1946年,医学教育家李宗恩受命恢复协和病院,多次邀请林巧稚重返协和。她再三考虑后,关停了诊所,于1948年返回协和病院。新中国成立后,昔日的诊所、公立病院、外籍病院经过合并、整顿后重新开业。

  晚清期间的法人治理结构

  近代中国医疗机构的构成结构中,除最主要的教会病院外,还有一些爱国人士及政府创办的病院,代表性的有香港东华三院、广州便利病院、南京中央病院、北平中央病院、上海中山病院等。此中,东华三院的发展模式尤其值得研究。

  我们知道,目前国内一些医疗机构实行了管办分离,此中一个重要的措施就是实现法人治理结构。殊不知,早在清末期间,就已经出现了法人治理的雏形。这本《东华病院征信录》是光绪十三年(1887年)香港东华病院的征信录,东华病院位于香港上环普仁街,是是港岛西联网的第二大病院。东华病院是香港开埠以来最历史久长的香港三大病院之一,由华人捐款及政府帮助兴建及营运。1870年成立的东华病院、1911年成立的广华病院及1929年方立的东华东院在1931年实行了三间病院统一管理,由一个董事局施行决策,首任主席为颜成坤先生。

500余件医疗文物,拉开中国医学人文历史大展!

  “征信录”是什么?据杨震介绍,征信录就是面向社会公开的、公益款项出入环境的详细陈诉书。每一笔出入,哪怕只有一个大洋,也会详列、公开,便于社会监督。“这本征信录不但向社会公开了所有公益款项,还附上了病院的所有规章制度。他们要向社会证明:他们病院是值得信托的。我仔细看了这本书,这家清朝期间病院的制度建设好比今JCI的制度要求一点都不差。”

  杨震坦言,“我见过,也保藏过不少清末、民国期间的征信录。每次翻阅这些征信录,都感慨良多。阿谁时候的每一笔捐款都是向社会公开的。不管捐多捐少,每一位捐款人都会被记录进档案、生存在历史中。”

500余件医疗文物,拉开中国医学人文历史大展!

  民国期间的“医药分家”

  新医改以来,医药养医是造成看病贵的主要原因之一,这几乎已经成为专家的共识。在怎么破除的方法路径上,一直都在探索,但彷佛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探索出一个“一劳永逸”的措施。

  而回顾历史,这些问题在历史上就已经得到了解决。杨震指出,如今我们谈到“医改”所采取的办法、深化医改的探索、机制创新等,很多都是古人已经提到、做到的。这一切都必要我们重新审视历史,重新重视人文,古人遗留的经验我们必需去知道、去了解。如1957年出现的“划区医疗办事”就是当代版“分级医疗”、1958年病院办理工作会议出现“控费控药”也恰是如今病院办理者最重视的问题之一。

  

500余件医疗文物,拉开中国医学人文历史大展!

500余件医疗文物,拉开中国医学人文历史大展!
处方笺上注明了取药的地点:华德大药房,申明其时是医药分开的

  “又如,在上世纪40年代的药房,已经遍及设有‘接方送药部’无异于当下医改之‘医药分家’。”杨震说,“‘接方送药’同时展现了中国最早的‘医疗互联网头脑’。”

  他坦言,如今“医改”所碰到的一些问题,古人也曾面对。古人的很多思虑与行动,值得我们研究和借鉴。这一切都必要我们重新审视历史。

  清末民国警察管卫生

  翻阅史料,我们得知,从1903年警察制度建立以来,城市卫生工作便纳入警局的职责范围。民国期间的城市卫生干净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是由警察局(公安局)兼管的。

  

500余件医疗文物,拉开中国医学人文历史大展!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