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中国“开战”?华盛顿先听听陆克文的劝

栏目: 及时新闻 编辑:红黄色网 时间:2018-10-12 12:53

原题目:想和中国“开战”?华盛顿先听听陆克文的劝。 中美之间,“战争”可以制止——华盛顿需掂量十个重

中美之间,“战争”可以制止——华盛顿需掂量十个重大问题。

资料图:陆克文

若是说中国的对美战略过去40年来一直连结总体不变的话,那么如今美国的对华战略回应发生的根天性改变是什么?在2017年12月的美国《国家安适战略陈诉》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在本年1月的美国《国防战略陈诉》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在7月美国国防部有关将来国防制造、工业和手艺需求的陈诉中,我们可以看到;在10月美国副总统彭斯的演讲中,我们同样可以看到。

美国的意图

若是我们对上述美国各种陈诉中声明的意图加以提炼,可以归结如下:

第一,1978年以来的中美“战略接触期”,未能在中国市场给美国企业出口和投资带来足够的开放度;中国没有在环球基于规则的秩序中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而是正在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差别秩序;中国的国内政治没有变得更加民主。

第二,除上述环境外,中国如今有意将美国挤出东亚和西太,最后超过美国,成为环球经济霸主。

第三,中国寻求在国内和国际上压服美国:通过中国政府主导的产业、出口和对外投资战略,掏空美国制造业和科技产业;通过一系列经济和财政办法,激励和引诱美国的环球伙伴、伴侣和盟友;快速扩大中国的军事存在,从东海、南海到印度洋沿岸国家以及红海的吉布提。

第四,上述诸因素再加上俄罗斯,代表着美国将来安适的核心战略挑战。这决定了美国战略标的目的亟须改变,从“战略接触”转向一个新的时代,即“战略竞争”。

第五,美国这种对中国国力、意图和举动的最新分析,从如今起头将转变为一种新的多维度实践策略,目的是对中国的外交、军事、经济、援助和意识形态的对外扩张予以阻击。

若上述对华新战略逐步反映在将来美国的政策实践中,那么2018年无疑代表着中美关系在根基上断裂的起头。

对将来战略的考量

美国在酝酿若何实施其对华“战略竞争”新策略时,必要考虑很多可能的因素。美国的环球伙伴也需考虑这些因素。

起首,美国的战略预期是什么?若是中国不按彭斯演讲勾画的要求照办,华盛顿怎么办?若是态势朝相反标的目的发展,后果是什么?可以推测,美国已经从局势升级、危机管控和最终冲突等方面模拟了外交、经济和军事上可能出现的情景。美国的盟友也必要仔细考虑各种环境与选择。

第二,若是我们如今处于战略竞争阶段,新的“游戏规则”是什么?华盛顿若何与北京就规则内容达成共识?或者,没有规则?由竞争态势塑造规则?实际环境是,40年的中美双边战略接触后,管控双边关系的文化、习惯、规范以及规则已经成为几代政治、外交、军事和贸易人士的“第二本性”。若是我们委实处在一个勇敢新世界,必要什么规则,来制止海上、空中意外?收集攻击、核扩散、在第三国的战略竞争、购买和出售美国国债以及其他重大的政策领域呢?仍是美国已得出结论,中美进入双边关系无规则的战略“新纪元”不会有损失?

第三,中美之间是否依然有存在共同战略话语的可能,使两国有可能为双边关系的将来设定概念参数?作为一种概念,战略接触暗含一系列彼此义务。美国如今以为,中国已经从根本上违背了这些义务。但是,在贫乏新规则或者共同的概念框架管控双边关系的环境下,该若何及时防止(两国)从战略竞争滑向脱钩、遏制、对抗、冲突乃至战争?若是历史可以借鉴,如许的滑动之快,可能超乎任何后当代政治家的预期。1914年夏天一件小事引发的局势升级令人警醒,当然核时代的战略算计也在批改传统历史经验。

第四,若是美国的战略规划者正在考虑,对华战略竞争可能演酿成全面遏制、全方位经济脱钩,乃至第二次“暗斗”,那么我们必要分析一下乔治·凯南的理论。凯南以为若遏制恰当,苏联最终可能会由于内部压力解体。然而,若是以为中国在同样的遏制政策下最终会因内部矛盾而崩溃,则是夸张的假定。考虑到中国经济的恢复力、从美国其他敌人那里获得能源的能力、管控政治和社会生活的能力以及各种新手艺提供的新潜力,中国不会垮掉。

第五,美国已经确信日益崛起的中国国家本钱主义模式是对民主本钱主义(不管是守旧、自由仍是社会民主本钱主义)的一个强有力的理念挑战?苏联曾建立起本身的意识形态阵营。但有证据剖明中国在第三世界如法炮制吗?

第六,我们看到,中国通过“一带一起”,以及贷款和援助对世界范围内的大量项目作出金融承诺与支持,美国准备提供类似的金融承诺与支持进行战略反制吗?上周美国对世行增资的支持是一个受欢迎的进展,但增资额度与“一带一起”的规模相形见绌。

第七,除了优惠金融和贷款援助,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即美国若何与中国在亚欧的商业和投资体量进行竞争。鉴于中国在亚太和欧洲已经是比美国更大的商业伙伴(因此也具有更大的政治和经济引力),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和跨大西洋商业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将若何影响美国与中国在上述地区商业和投资的相对分量?

第八,基于此,美国到底有多自信,以为本身的盟友和伙伴会全然拥抱它的对华竞争新战略?美国持续公开攻击德国、英国和加拿大等盟友以及整个北约,加上对日本和印度征收关税之后,还会深信这些国家会支持它的反华新战略?或者说,这些国家和地区会继续不都雅察中美力量对比和战略互动,并在之间摇荡?此外,东南亚如今是中美战略影响力新的“大博弈”战场。还有中东,中国是其油气鼓鼓的更大市场,已经超过了美国。

第九,是什么让美国的新理念对世界其他国家有吸引力,以支持美国对华新战略?彭斯的演讲清晰且有意识地传达出美国的利益和价值。但这番演讲没有呼应国际社会共同的利益和价值。历史上,国际社会与美国共享这些相同的利益和价值不都雅,并表如今美国战后主导的秩序中。但如今,国际社会目睹特朗普政府以“美国优先”为名,抛弃了这种秩序的诸多关键要素(人权、多边商业体系体例、气候鼓鼓变暖、国际刑事法庭、联合国多边援助机构等)。

最后,还有一个更急迫的问题,就是中美关系出现的重大裂痕,对环球经济及应对气候鼓鼓变革举措的影响。考虑到环球供应链的重要性,若因用激进体例实现两国经济脱钩,导致双边商业锐减或者垮塌,这会对美国2019年经济增长以及环球增长有何影响,是否会触发环球经济衰退?同样,鉴于本月政府间气候鼓鼓变革专门委员会刚公布的环球气候鼓鼓变革陈诉指出,由于世界主要温室气鼓鼓体排放国的举措不足而让环球面临潜在灾难,若是中国只能凭借自身力量减排,后果将是什么?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