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三场经典商业战,大幅度改变历史

栏目: 历史趣闻 编辑:红黄色网 时间:2018-09-06 21:37

商业战的新闻,每次发生都吸引眼球,常见抢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围不都雅群众的讨论也七言八语,常比战争新闻还热闹。但细看历史就知道,这件热闹事儿,绝非闹着玩。好比中国古代史上三次低调的商业战,别看没有硝烟,却都是真金利剑银狠砸,不动声色的招数博弈,后果

 商业战的新闻,每次发生都吸引眼球,常见抢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围不都雅群众的讨论也七言八语,常比战争新闻还热闹。但细看历史就知道,这件热闹事儿,绝非闹着玩。

  好比中国古代史上三次低调的“商业战”,别看没有硝烟,却都是真金利剑银狠砸,不动声色的招数博弈,后果往往比千军万马震撼,乃至几百年王朝的历史走向,都是因此定局。

  一:管仲买鹿,“买”出个春秋霸主

  自从周平王东迁起,春秋时代大幕拉开,原先乖乖做小弟的各路诸侯,起头你争我抢打破头。齐国国君齐桓公更是满怀大志向,任用名臣管仲为相,齐心专心富国强兵,瞪圆了眼睛要争春秋霸主。谁知刚收拾了几家小弟,对面立刻跑来重量级劲敌:楚国!

image.png

  此时的楚国,也恰是实力如日中天时,与老牌强国齐国一样,堪称其时春秋列国里,实力顶级的“猛兽”。但霸主的位置只有一个,两家“猛兽”血拼一场?以齐桓公的话说,那真是“恐力不能过”,输赢真心不好说。实在就算能打赢,十有八九也是惨胜,俩家拼到两败俱伤。霸主的位置,恐怕就得让别人捡现成。不拼?相互互相不平,争霸照样没影。

  就在齐桓公紧张纠结时,为他鞍前马后忙活的名臣管仲,却一句话轻松破解:“公贵买其鹿。”——别担心国君,咱不消武器,砸钱买鹿!

  于是,正当眼睛喷火的楚国磨刀霍霍,时刻准备迎接血拼时,却惊讶看见了对面欢欣鼓舞的“齐国采购团”,满是大车小车拉着铜钱,进了楚国境内就疯狂“血拼”,见着楚国的鹿鸟动物就果断爆买,简直边走边砸钱。连楚王都乐疯了:楚国各地父老乡亲,给我立刻扔下农田去抓鹿,要用楚国活蹦乱跳的野生动物,狠宰齐国采购团。

image.png

  如斯一顿血拼加狠宰,楚国足足“宰”了齐国两千万铜钱,官府民家都是铜钱满仓。正当楚王满脸乐开花数钱时,紧接着的事儿却傻了眼:这三个月楚国一直忙着抓动物“宰”齐国,田里的庄稼都荒了。眼看着大小粮仓都见底,楚国上下抱着铜钱饿得眼发花。几处毗邻齐国的边疆要地,更是陆续发作动乱。眼看强大的楚国,就要在表里交困里揭不开锅。连呼被骗的楚王,为了从齐国换粮食,只能乖乖低头,把齐桓公捧上了霸主宝座。

  “春秋五霸”的历史,±p王攘夷”的辉煌画卷,,就此正式启动。切当说,就是管仲这场“砸钱买鹿”的商业战,标致打出来的。

image.png

  二:北宋纸币,歪打正着的重大收成

  管仲买鹿的经典妙笔,历代都极受推许。到了商品经济发达的宋代,仰慕者更非常多。但究竟证明:仰慕容易,有样学样,倒是高风险。为此吃了苦头的,就有宋太宗赵光义。

  宋太宗登基时,恰是大宋紧张缺钱的时候,大宋南北百业待兴,外边的辽国却闹得欢,战场上被辽国虐打过多次的宋太宗,找钱找得急红眼,却忽然一拍脑袋:没钱?那就打场“商业战”弄钱!

  于是,这宋太宗拍脑袋制定的“商业战”战略,真个就高调发表全国,矛头直指彼时大宋富庶的蜀地:蜀地黎民从此以后的完粮纳税,不再是过去那样只交实物,而是要缴纳部分铜钱抵税。且铜钱的缴纳比例,更是逐年增高。乍一看去,交实物和缴税没区别,现实一操作,倒是如意算盘——蜀地黎民要交铜钱,只能拿辛苦收成的农作物辞官府兑换,每次都被悲惨盘剥。算盘打得精明的宋太宗,没几年就赚了大钱。

  但就在宋太宗青云之志,打算把这“成功经验”继续推广时,公元993年,一声好天霹雳差点没把他打晕:忍够了的蜀地黎民揭竿而起,闹出了席卷西南的空前大起义,持续两年的战乱里,蜀地经济遭受重创,职员财产损失惨重。初建的北宋王朝,更被折腾到表里交困,险些就提前关张。宋太宗一拍脑袋,就这么给北宋挖了大坑。

  而更意想不到的后果是:过后被宋太宗派去蜀地“填坑”的名臣张咏,在亲眼看过了本地百业凋敝的惨状后,竟又是一拍脑袋,以本地十六家殷商为担保,发行一种可兑换钱币的纸券“交子”,轻松解决了蜀地穷山垩水货币携带不便的难题。惨遭重创的蜀地经济,这下恰似打了强心针,果然火速提振起来。宋太宗挖的这大坑,就这么被这张叫“交子”的纸成功填平。

image.png

  而它接下来的影响,却更比这次“填坑”大得多:以“交子”为代表的纸币,成了两宋货币里的大黑马,之后的角色越发重量级,乃至成了宋朝富庶经济的重要助推,更深远影响古代经济史。“拍脑袋”的张咏,名号漂洋过海传到近代英国,更收成光彩称号:纸币之父。

  拍不拍脑袋并不重要,别管多有创意的“商业战”,尊重经济规律,才是王道。

image.png

  三:张居正的铁锅买卖,结束北方百年战乱

  当然,±p重经济规律”这话,手艺难度倒是从来高。有时考验的不止洞察力,更有极度敏锐的经济嗅觉。好比明朝阁老张居正。

  这位明朝大改革家初入内阁时,恰是北方狼烟四起的明朝隆庆年间,鞑靼部落比年扰乱长城沿线,北方边关战乱不竭。好在张居正等名臣们呕心沥血,一番整军痛打加招降,总算迫使鞑靼可汗阿勒坦认输,乖乖接受了明朝的册封。双方更起头了长城沿线的“互市”商业,战乱二百年的北方草原终现和平。但张居正的脑筋却依然紧绷:这和平,依然脆弱到凶恶万状!

  而当欢天喜地奔赴“互市”的鞑靼人,热情高涨求购各式中原的铁锅时,张居正的眼睛终于亮了:没错,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鞑靼人无比热爱的铁锅货物上,为百年和平大计,必需打场商业战!以张居正兴奋的原话说:“制虏之机,就在于此!”

  戋戋一口锅,竟有如斯重大的意义?究竟证明,张居正没看错,至少整个十六世纪里,各路鞑靼马队不要命的烧杀抢掠,就是为了一口锅!

image.png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