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坐拥江南富庶之地 为何成不了第二个南宋瞬间就被清军消灭?

栏目: 历史趣闻 编辑:红黄色网 时间:2018-10-08 23:24

公元1644年,明崇祯十七年,被迫逃亡的崇祯皇帝在煤山自缢身亡,这标识表记标帜着以崇祯皇帝为代表的大明政权消亡。消息传来,南京陪都方面一片悲伤。大明王朝建立之初,太祖皇帝朱元璋乃定都南京,后来燕王朱棣谋反成功,遂迁都北京。但是,为了有良心,将南京设为

  公元1644年,,明崇祯十七年,被迫逃亡的崇祯皇帝在煤山自缢身亡,这标识表记标帜着以崇祯皇帝为代表的大明政权消亡。消息传来,南京陪都方面一片悲伤。

  大明王朝建立之初,太祖皇帝朱元璋乃定都南京,后来燕王朱棣谋反成功,遂迁都北京。但是,为了有良心,将南京设为陪都,也保存了一套政府机构班子,只不过这套班子相对于北京政府机构班子,确实是有名无实。但是,此时北京政府已经崩盘,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占领紫禁城,所以此时南京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依然占据东南大豆剖瓜分的大明王朝之政治中心。以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为首的南京领导班子们在悲伤之余,起头着手准备拥立新君事宜。

image.png

  崇祯帝煤山自尽,后世所立的石碑_图

  关于这拥立之事,读过笔者前几期文章的伴侣应该知晓,南京这帮文人骚人之间真的是矛盾重重,关于拥潞(潞王朱常淓)仍是拥福(福王朱由崧)争执不下,而关键人物史可法此时也没能够表示出一位政治家所应有的狂澜之势,而是夷由未定。最后,史可法和时任凤阳总督的马士英达成共识,拥立潞王朱常淓。于是,史可法亲手草拟了一份不能拥立福王的文书,文书直言不讳地阐述了福王朱由崧七大劣迹为不成拥立之由。谁成想,这马士英忽然反水,与几位藩镇武将勾结,改拥立福王朱由崧,并将史可法出卖。此时史可法并没有据理力争,而是莫名其妙地搞出来一个立桂王朱常瀛的“折中”方案。结果,史可法是得罪了东林党也得罪了朱由崧、马士英等人,最后朱由崧上位监国乃至称帝,本应属于史可法的首辅之位,却被马士英抢了去,没有措施,史可法选择去了扬州。

  这就是南明弘光政权建立之初的配景,其内部真是党派林立且一盘散沙,正所谓“朝堂与朝堂之间,朝堂与武将之间,武将与武将之间都是矛盾重重,相互之间都是瞠目以对,恨不得制对方于死地”,而史可法等正直忠臣倒是政治才能有限之人,再加之马士英如许的阳奉阴违的小人执掌朝政,弘光政权命运若何已然可想而知。

image.png

  史可法(1601年2月4日—1645年5月20日)_图

  究竟也不出意外埠证实了南明弘光政权大佬们的现实能力。以武将拥立的弘光朝廷可谓是兵将齐整,并且坐拥江南富庶之地,更是粮草充沛。然而,现实环境是,弘光朝廷的文官武将们大多毫无进取之心,将匡扶国家社稷大任抛之脑后,每天过着文恬武嬉的堕落生活。不单如斯,弘光朝廷的当权者,如朱由崧、马士英和史可法等人,竟然寄希望于满清政权积极攻打李自成,“替”本身报崇祯皇帝自缢身亡的你死我活之仇。这种荒唐昏庸的无能做法,结果只能任由满清做大做强,而弘光朝廷最后只能是自食其果。

  大清方面利用弘光朝廷的不作为,迅速占领山东、河南等大片地盘。在中原北方站稳脚跟后,起头集中上风军力向西开进讨伐李自成。李自成的戎行虽然积极应战,但是最终仍是没能够抵挡住大清戎行的强攻,李自成本人更是惨死在地方武装之手,大顺政权就此土崩崩溃。而大清却在胜利中不停收编李自成战败的戎行以及各种地方武装以壮大自身,此时大清戎行真恰是兵强马壮,弘光朝廷已然危在旦夕。

image.png

  李自成(1606年9月22日—1645年5月17日)_图

  事到现在,南明的皇帝和高官们还没有意识到危机,反而还想感谢清军为本身报了先帝(指崇祯皇帝)之仇。南明弘光朝廷的荒诞无道,正好是如大清之所愿,大清豫亲王多铎率领大军击败李自成残部之后,稍作休整便向东进军剿灭南明弘光朝廷。直到大清开拔之时,南明弘光朝廷的大佬们才如梦初醒,才明利剑大清不单要灭大顺,更要灭弘光啊。

  实在,已然大祸临头之时,南明弘光朝廷也没有组织什么有效地抵抗。面对来势汹汹的大清戎行,曾经那些拥立福王朱由崧称帝的勋臣江北四镇武将们,刘良佐和刘泽清望风而降,他们拿着南明弘光朝廷的军饷器械,毫不犹疑地掉过头来攻打本身的“老东家”。各种史料记载,往往攻打大明残留政权打头阵的都是大明降将,同时从他们攻打之过程来看,他们大多是很有战斗力的戎行,倘若能够好好计议,同时文臣武将都有为国为民慷慨赴死之大义,南明弘光朝廷怎能仅建立一年有余就被消亡之厄运?

image.png

  爱新觉罗·多铎(1614年4月2日—1649年4月29日)_图

  藩镇武将们的倒戈和江北重城扬州陷落,史可法誓死不降而惨遭厄运的消息传至南京,弘光皇帝朱由崧惊慌失措。面对大清的大兵压境,他不单没有坐镇朝廷组织各路力量抵御入侵,而是在没有通知朝臣和黎民的条件下,携带着本身的家眷以及近臣马士英一家老小来了个连夜逃跑,比及第二天上朝之时,大臣们无数军情期待与皇帝商议之时,才发现皇帝不见了。皇帝老儿都临阵脱逃,南京城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当多铎带领大军兵临城下之时,魏国公徐文爵(开国功臣徐达之后)、尚书钱谦益等人降服佩服献城。魏国公徐文爵虽然萌祖宗荫德爵位最高,但是他毫无实权,所以是否献城他根本没有决策权,而礼部尚书钱谦益虽然降清,但是作为东林党领袖的钱尚书是一位真正的抗清英雄,他以年老之名辞去清朝礼部尚书之职,然后就一直在地方组织抗清活动,直至八十三岁高龄去世。所以说,虽然都是降清之臣,但是并不能一概而论,孰奸孰忠历史自有定论。

  清朝占领了南京,实在就可以宣告南明弘光政权的消亡,至于朱由崧逃跑投靠到另一位藩镇武将黄得功处。这黄得功虽然佣兵自重,但是还算是赤胆忠心,在明知道朱由崧是一摊烂泥的环境下,仍是奋力抵抗清军而护主,最后寡不敌众而阵亡。黄得功比起那临阵倒戈降服佩服的二刘,倒也算得上是忠臣。

image.png

  钱谦益(1582年10月22日—1664年6月17日)_图

  而朱由崧被清军生擒,在战战兢兢、苟且地活了不到一年之后,连同其他各位降服佩服清朝的明朝藩王们一路被斩首于菜市口。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Top